最新 热点 图文

中国楼市和美股:两超级泡沫2017必破其一

(来源:网站编辑 2017-03-23 09:15)
文章正文
  这个春天“两把火”已经让所有中国人不得不面对——北京楼市涨价火爆,朝鲜半岛战火一触即发,这两把火还有泼水降温,回归正常的机会吗? 
  上周,中国政府已经再次紧急给再度疯狂的楼市泼水降温,这能把北京房价降下来吗?而美国新任国务卿蒂勒森首访韩国临近38线,警告朝鲜:“对朝鲜的战略忍耐已到尽头,军事行动是一个选项。”并随后访问中国,却说“不冲突不对抗”,这意味着什么呢? 
  北京房产已成“纸面囚笼资产” 
  毫无疑问,中国楼市在此轮再度疯狂中,已经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楼市泡沫。在去年10月初中央震怒出手调控楼市后,虽然深圳房价开始下跌,上海房价不再狂热,可北京房价竟然在短短5个月内暴涨30-40%,已经超过了1990年日本楼市泡沫高峰期的东京楼价。 
  而中国房地产总值与GDP的比值也达到了惊人的250%,超过了美国(2006年约170%)和日本楼市泡沫高峰(1990年约200%)时。按照经济学家陶冬的测算:今天北京、上海、深圳这三个城市的房地产总值,已经相当于美国整个国家房地产总值的七成。 
  对此,北京等城市再次提高调控门槛,主要是提高贷款首付比例,更严格限制购买第二套房。这些政策在以前数次调控中屡屡使用,但效果适得其反。因为这种压抑需求的举措,在地方政府反而减少供地,不断造成“面粉价”超过“面包价”、且央行不断印钞增加流动性导致人民币国内实际购买力贬值的背景下,它反而产生了“火上浇油”的效果。 
  本次调控北京二套房首付比例提至60%,非普通自住房(单套面积140平米以上)80%,考虑到背景现在稍微像样的房产价格已经上千万元,这实际上使绝大部分房产丧失了流动性——交易变现的可能。 
  这一方面可以理解为阻止房价的上涨,但何尝不是为了阻止房价的暴跌呢?即房产已经由原来“纸面富贵”变成了“囚笼资产”——它已经被阉割了交易变现、抵押贷款等流动性功能,只剩下破产拍卖的唯一功能。即除了居住的基本功能外,它其实已经与大多数拥有者的资本财富没有关系了。 
  当然,北京拥房者仍能以纸面财富继续上涨聊以自慰、暗自庆幸或洋洋得意,或许像大嘴任志强宣称的那样“有生之年,我应该看不到房价大跌”——不知道他认为自己有生还有几年。或者像某学者曾经宣称的要涨到每平米50万元。 
  但显然,这种神奇房价已经将北京经济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拔光了——有房的基本全成了千万富翁,多套房的更可坐享其成;而没房的永远也买不起北京房子,即便是清华北大的博士生也是如此,即便是最前沿的技术人员,他们难免像候鸟一样飞离北京,在移动互联的时代,在哪里编程序已经不是主要问题,而是那里的政府愿意批地给企业盖房子。因此今后北京的繁荣只能指望这些天价房子之间能够相互交配,生出更多活泼泼具有生命力的“小房子”来。 
  房子与房子交配生小房子,这显然是一个玩笑话——实际上已经远远超过全中国人承受力的天价北京房,正使得北京要么逐渐衰落,丧失创造活力,而成为一座垂老之城。要么就是中国人自己不解决楼市泡沫,外部势力(比如美国人)来迫使你解决,这就是战争;外部势力没能力解决,老天爷也会终究解决……这是屡屡被证明的历史基本规律。 
  中国楼市泡沫不破 美股巨泡就会破 
  美国人为什么非要引爆中国楼市泡沫呢?因为它也有一个超级泡沫,就是美股大泡沫,从2009年3月的666.79点的低谷以来,美国标准普尔指数已经上涨了260%,远远超过同期GDP的28.76%的增幅。美股总市值已经由2009年最低时的约10万亿美元,如今已经上涨到约26万亿美元。而美股上涨幅度与中国一线楼价上涨幅度基本同步。 
  与中国楼市是“纸面囚笼财富”无法变现,严重抑制消费和民间投资不同,美股是随时可以变现的高流动性财富,它自然可以转为消费和消费者信心——它的增幅远超同期美国GDP的增幅。而美股的上涨又必然成为更多金融衍生品膨胀的基础,即连续7年上涨的美股,才是美国经济所谓复苏的真正原因——一旦这个超级泡沫破灭,美股大跌,那么美国的所谓经济复苏繁荣将会被打回原形。 
  即与中国楼市不可以暴跌(会导致土地财政崩溃、地方政府破产)一样,美股也不能暴跌——这同样是美国经济的命门。但问题是,美股要保持高位,乃至继续上涨,必须有足够的流动性和市场信心支撑,否则一旦股市转而向下,大家争相奔逃,那么美股将雪崩式暴跌——从这个角度比照,中国楼市泡沫比美股硬的多,即中国比美国更能抗,主要是中国百姓的承受力实在是美国人望尘莫及的。但问题是,现在美股流动性的来源、股市信心炒作正在枯竭。 
  美股过去七年上涨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在2009-2012年的上涨主要是美联储实施了3轮QE,释放了巨量流动性,特别是优先购买美国股指期货硬拉股市;再加上欧债危机促使资本从欧洲流往美国;而中国也大规模购买美国金融资产,虽然主要是美国国债,其中也有一部分股票。 
  第二阶段是在2013年以后,虽然美国收缩了QE规模,但由于楼价暴涨中国人民币严重高估,而国内资本收益率严重下滑,中国资本项目大规模外流,截止2016年底已经高达2万亿美元,这些资金相当比例流入美国购买了股票。与此同时,而美国主要指数成分股则采取了股票回购等措施硬挺股指。 
  第三阶段是2016年美国大选及特朗普上任后,美联储已经转入加息周期,甚至威胁开始缩表;中国也开始加强对资本外流的管制,人民币也在一定程度地贬值,这两个因素对于美股是非常不利的。但是特朗普新政给美股打了强心针,这包括大规模减税、基建、降低资本回流税、对外贸易战等等,正像特朗普所说的——这刺激了美股在其当选后市值增加了3万亿美元。 
  然而,现在特朗普新政全面陷入泥沼:大规模减税遥遥无期;他本来想向国会要一万亿基建预算,结果奥巴马政府已经先超支了近万亿美元,他反而要在3月28日面对债务上限的高压,甚至政府有关门的风险;至于对外贸易战,特朗普才发现在美国分权制衡机制下他根本没权力打。简言之,投资者此前对特朗普希望多大,现在失望就有多大。 
  决定因素是地缘冲突和石油危机 
  即楼市泡沫成了中国的超级难题,而美股泡沫则成了美国的天大难题,这两个泡沫可能都保不住,两个至少要破一个,另外一个才能得到解脱。中国要保住楼市泡沫,最怕两个情况:一、资本大量外流,外汇储备锐减;二、石油、农产品

价格大涨,出现严重的输入性通胀;美股最怕的是——特朗普新政效应反噬,中国和欧洲能够稳定资本不外流。比如中国主动人民币贬值,楼市可控下跌30%上下。欧盟则能避免极右民粹脱欧派在法国、意大利大选中上台。 
  换言之,美国最怕看到中国人民币顺应市场贬值——这此前已经被人民币两次快速贬值美股跟随大跌而验证,能采取措施使楼价可控下跌。即便中国只是稳住挺住,特朗普新政从希望到失望的反噬效果,也很难使美股再挺3个月,一旦美国下跌,多头争相出逃,美国财富效应暴跌,则美联储所谓的加息必然泡汤,美元也会进入下跌通道,甚至美国可能爆发二次危机。 
  因此,美国必须在美股危机爆发前,引爆中国的楼市泡沫崩溃,它相当可能孤注一掷地引爆东亚地缘战争,以及伊朗石油战争,造成中国严重的输入性通胀,使得东亚资本如惊弓之鸟,飞往美国避险,这样美股不仅不会下跌,反而会进一步上涨。故此,这时候美国国务卿亲临38线威胁“对朝鲜战略忍耐到头了”意味深长。 
  不过,19日,蒂勒森在会见中国最高领导人时,却表达了美方对中美“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原则的信守,而这正是北京主张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核心内容,以前美方从未正式接受过。蒂勒森如此变脸,除了他个人因素外,也应与特朗普内阁意见不一、左右摇摆、难下决断有关。 
  其实,对于朝鲜半岛生战生乱,中国只要态度强硬敢于参战,美方反而会畏惧,毕竟是在中国家门口,而中国陆军很强大。需要警惕的是美国麻痹中国,突然袭击,让中国来不及反应。反而伊朗危机更值得关注。最近中东事件频频,特别是以色列不甘寂寞,战机空袭叙利亚目标,叙利亚政府声称击落以战机,以方却否认。在沙特国王带着庞大代表团访华后,以色列总理也带着庞大代表团接踵而至,这颇不寻常,耐人寻味。 
  因此,2017年的最大玄机是——在未来3-6个月中,东亚会不会爆发战争,伊朗会不会爆发战争,这不仅将决定中美这些大国的国运,也将决定你家庭的财富命运。面对中国楼市与美股泡沫不久将二破一的选择,你该怎么应对才能化险为夷,实现财富的保值增值?(.股.吧)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