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热点 图文

海航西飞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7-05 12:11)
文章正文

海航西飞

2018-07-05 09:20来源:格隆汇海航

原标题:海航西飞

作者:猛哥

来源:猛的号(mg221x)/虎嗅网

海航的二号人物去世了。

7月4日下午,海航官方宣布,海航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普罗旺斯的阿维尼翁游览时摔下,经抢救无效,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享年57岁。

王健的离世绝对算是海航的重大“意外”,后果还难详尽评估。

不熟悉海航的人,可能会很费解。海航董事长不是陈峰吗?一个月前,外媒还报道称陈峰去世。

实际上,陈峰是海航董事局主席,他去世的消息已被海航官方辟谣。

一叶知秋,由此可见,海航真不寻常:两个创始人,一个是董事局主席,一个是董事长,分庭抗礼;董事局主席很信佛,屡被传出退休或死亡,董事长也信佛、骤然真的去世。

以至于,有人说,在中国企业界,海航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1

所谓神一般的存在,首先是指海航的崛起。

仅用20多年,海航从一个一架飞机也买不起的小公司,借助眼花缭乱的的并购扩张,连续3年荣登世界500强榜单,火箭式的发展速度,让人震惊。

过去三年,海航海外并购凶猛。2016年前十大海外并购交易中,海航系占据3席。

一个地方航空公司的风头,远远盖过国航,南航和东航等三大航空巨头。

而这一切离不开陈峰。

陈峰是山西人,在北京出生。曾在中国民航总局工作,1980年代末,他得到去西德汉莎航空运输管理学院培训的机会。从汉莎回来之后,被时任海南领导挖过去,做助理。

后来,海南特区大兴土木,要办航空公司,让有民航局背景的陈峰挑头,他就把当年在民航局一个办公室的王健拉了过来,一起创办海航。

王健,天津人,1983年毕业于中国民用航空学院经营管理专业,分配至中国民航局,与陈峰成为同事。

创办海航之初,海南省政府给了陈峰1000万,当时,购买一架波音737飞机需要3亿元人民币,这点钱“只够买个飞机零件”。

这是海航的第一次“钱荒”。

综观整个海航的发展过程,就是一部资本运作史。

其实除了1000万启动资本,当时海航在海南省政府的支持下,还通过定向募集的方式,筹集2.5亿元资金。

这笔钱还是买不下一架飞机,所以海航租了两架波音客机,并于1993年5月2日实现了海口至北京的首航。当年年底,海航又租赁了6架飞机。

没有自己飞机的航空公司还叫航空公司吗?

陈峰去找银行,开始讲故事:海南省地理位置特殊,坐飞机出行是刚需,机票起码得要1000块,飞机的一起一落就像一个印钞机。

银行被这个“印钞机的故事”打动了,同意以海航定向募集的2.5亿元为信用担保,贷款6亿给海航。

拿着这6亿元,陈峰去买了两架波音737,海航终于有了自己的飞机,但此时的海航资产不足3亿,贷款却达到6亿,负债率很高。

可陈峰觉得那都不叫事。他又以公司的两架波音737作为担保,向美国波音公司订了两架飞机。新订的两架飞机到了以后,他又以飞机为抵押,再向银行贷款。“鸡生蛋、蛋生鸡”的游戏就这么一直玩下去。到1995年,海航已经拥有了8架飞机。

看起来势头不错,但海航又遇到了第二次“钱荒”:银行不放贷了,说负债率太高。

负债率太高,真可以算作海航的梦魇,直到今天都挥之不去。

2

在海航内部讲话中,陈峰每次必讲十上华尔街融资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陈峰拎一个包,带领王健去了华尔街,想要说服“华尔街之狼”们给海航喂食。到了华尔街之后,他用自学的英文给投资人讲海航100万美元起步的故事。当时索罗斯一位高级助理听到后很兴奋,就问:你们公司在中国什么位置?

陈峰当时带的英文地图上,海南岛只是一个点,没有名字。他告诉这位助理:“我们就在越南边上,越战和韩战是在中国人的帮助下打的,美国人怕死,中国人民不怕死。”

如此机智幽默的回答,引得华尔街的投资家们大笑,也引起了索罗斯的关注。此后,三个月内,陈峰与王健十进十出华尔街,回答了索罗斯数百个问题,最后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以2500万美元买下海航25%的股份。

华尔街之行,让陈峰脑洞大开,开始启动另外一种借钱模式,这就是上市融资。

1997年,海航B股就在上交所上市,成功从资本市场上筹集到2.63亿元。在B股市场上尝到融资的甜头之后,陈峰马上启动了A股上市的步伐。1999年,海航A股在上交所成功发行,这次筹集资金高达9.43亿元。

如果说,说服华尔街资本大鳄入股海航是扬名立万,那么接下来的操作,就是陈峰的封神之战。

2000年,为了应对中国加入WTO后,海外航空进入内地市场带来的冲击,民航总局决定对国内航空公司进行重组,国航、南航、东航三大国有航空公司唱主角,开始合并地方航空公司。

海航当时的业务都是支线业务,正是民航总局整合的重点,海航面临着被吞并的危险。陈峰才不想做小弟,当然海南省政府也想本省拥有一个大航空公司。

在海南省政府的允许下,海航出资7.8亿控股连年亏损的海口美兰机场,而当时美兰机场估价近50亿。

好一个漂亮的反击。这样一来,海航的飞机总数虽然和三大航空公司没法比,但是资产规模一下壮大了,三大航空公司谁也无法吃下海航。

随后,陈峰开始逆向收购,先后并购重组陕西长安航空、新华航空与山西航空。海航的飞机数量因此突破了100架,有400多条航线,占据中国支线航空70%的市场。

此役过后,陈峰反思,飞来飞去赚不到几个钱,靠借钱买飞机很难迅速壮大。只有“并购”才是把蛋糕做大的法门。

这之后,陈峰和海航就根本停不下来。

3年后,海航旗下的美兰机场H股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交易。截至2016年底,海航所有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融资总额达1600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海航旗下有10家A股上市公司和3家港股公司,业务横跨航空、旅游、酒店、IT分销、物流、金融、投资、房地产、商业零售等等。

航空界人士给陈峰送了个外号叫“八爪鱼”,他控制的海航集团旗下实际运营的企业超过550家。

很多中国民航局的人谈到陈峰,都众口一词:“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3

海航神一般的存在,还特指两个创始人皆“不问苍生问鬼神”。

在海口看过海航大厦的人,会发现那是一个奇特的建筑。按照陈峰的解释,那是一个盘腿而坐的释迦牟尼佛造型。

据海航内部人士介绍,陈峰研修密宗。这几年,他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研究佛学和老庄上,常跟普陀山、法华寺的僧人交往。

海航员工的胸牌吊带都是找高僧开过光的。曾经有一段时间,海航员工之间,甚至见客户,都是单手施佛礼。而海航机长的工作牌背后都印有佛像。

陈峰还喜欢相面,喜欢大脸盘的长相。所以海航的空乘人员中,东北人多。

信佛之外,陈峰还努力改造员工的思想。

在海航,每个员工都被要求能熟练背诵“同仁共勉十条”,他随时可能抽查,背不出后果很严重。有一次在飞机上,他让一个女空乘当场背诵,结果没背诵出来,就被发配到边远地区去了。

还有一位离开海航的员工说,他刚去的时候,转正考试就要考“同仁共勉十条”,错一个字都不给转正。

海航的干部还都要求学习陈峰编撰的《精进人生》小册子,由他亲自讲。高级管理干部还要读《大学微言》。

一号人物如此,二号人物也是如此。

在海航,陈峰内部级别为最高的M16,王健内部级别为次高的M15。诡异的是,海航内部没有M14及M13,三号人物是董事局副主席谭向东,M12。

可见,陈峰和王健关系的的“微妙”,王健虽居陈峰之下,但刻意与三号人物拉开几个层级,名义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实际要传递出“双星并耀”之意。

在海航内部,陈峰被称为陈老板,王健被称王老板。海航内部还有一个潜规则,陈峰用过的人王健不会再用。

在公开场合,陈峰叫王健为“王健同志”,王健喊叫陈峰为“陈总”。

在2011年7月的一次海航内部会议上,王健说:“我作总结和陈总作总结都是一样的,陈总往往取代我的角色,把CEO的工作全给布置了,而有时候我又把陈总的角色给取代了,我俩坐在这看似是两个人,实际上是一个人,所以大家别把我们看成两个人。”

陈峰随机补充说:“我跟王健同志两个人角色总是互换。”

王健也信佛。海航一位前内部人士说,陈老板信佛是表现在面上,每天要抄经。王老板信佛是发自内心,会偷偷捐助。

陈峰爱骂人,早年还拿东西砸人,但过后,会拿着自己写的字画去找被骂的员工示好。王健不骂人,员工做错了事,以前是被发配上山,跟高僧学习,回来后考察是否思过成功。现在则会收到解聘书或者工作调动通知。

王健喜欢乔布斯,给每个高管都发了一本《苹果的哲学》。

他还曾经给员工讲过一堂课,内容是“死去吧”。课程的中心内容很简单:管我要钱的时候,我就让你们“死去吧”。

他常说:“你们记住,不许找我要钱,如果你们找我要钱,我就往你们的脑子里塞白纸,当塞到你们清醒的时候,你们再去做生意。”

4

陈峰曾放出话:到2025年,海航的目标是进入世界500强的前10名。

这意味着海航将和沃尔玛、丰田汽车、大众、荷兰皇家壳牌石油、苹果和埃克森美孚等世界巨头公司在同一阵营,更重要的是将会是第一个以资源整合驱导型的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的前10名。

无非还是想办法融资,并且都用到极致。

在过去几年,海航通过收购方式,不断把实体产业逐步注入上市公司,同时频频定增募集巨额资金,再进行收购,金额超过千亿。

就连新三板,海航也不放过。截止2016年12月20日,海航系在新三板深度参与了15家公司。

再把众多上市公司的股票用来质押融资,借此放大杠杆,为海航资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

还发行了一堆的债券,部分债券发行定价与垃圾债券不相上下。而且与时俱进,玩起P2P,一共开设了4家P2P平台。到后来,实在没钱,还通过高于市场利率的方式向员工筹资资金。

就这么借借借和买买买,海航的雪球越滚越大。

据海航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2月,海航总体债务规模为2500亿元左右。但根据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的数据,截至2017年6月底,海航的长期债务达到3828亿元,净债务达到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的6.5倍。

这意味着,海航每年必须支付两百多亿的利息。不过,对于借钱发展,陈峰之前说了,虱子多了不痒,借多了也就睡得着了。

外界认为陈峰的2025年目标很狂妄。他说:“这不是狂妄,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候,这个时代召唤我们的时候,我们在这行业的工作者,要有为民族争点气的志向。”

陈峰的底气在于背后有银行源源不断的输血。

但是2017年底和2018年初,银监会和证监会先后放出狠话,“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要“查办大案要案、全面整治金融乱象。”

监管层话音未落,陈峰就对路透社承认公司出现流动性难题。

当时外界都在猜测,陈峰的戏是否还能演下去?那是因为,陈峰有次参加电视台的活动,他直言:“人生如戏,来这里也是演一场戏”。

后来的事实再次教育广大人民,实干限制了想象力。海航如同飞机遭遇气流,剧烈颠簸一番后,又正常飞行了。而且陈峰对海航的掌控力更强,他的儿子和侄子都被安排进海航首席执行官团队,儿子还做了王健的特别助理。海航高管发给王健的请示文件必须抄送陈峰。

这在海航的发展史上没有先例。王健的处境变得十分尴尬,他最后一次见诸媒体是6月14日,与陈峰一起接待来海航调研的海南省政协主席毛万春。19天后,他在法国坠亡。

本已风波渐熄的海航又进入公众视野,只是没了二老板,以后还能平稳地飞吗?

参考文献:

1.《Who owns HNA, China’s most aggressive dealmaker?》,来自《Financial Times》

2. 《海航危机加剧》等三篇,作者黄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